脾气很怪 闲人勿扰:)

【原创】你是无意来的风(婚后四颗糖)
柏海✖️凌凌七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七七感觉这几天的脑袋有些昏沉沉的,晨起时和柏海念叨了几下。
虽然她以为只是睡不好的问题,但柏海还是想着让她休假一天在家好好休息,等他下班回来后带她去医院检查。
七七摇摇头,“真没多大点儿事,估计是这几天天气转冷了吧。多喝喝热水就好了,去医院太麻烦了…”
“行吧。难受就跟我说。”他说。
“嗯。”
柏海嘴上应着妥协,私底下还是想带她去好好检查一下。
于是,两人的午饭就简单地配些港式茶餐点,清清淡淡的。
“来。”柏海夹了个虾饺放进七七碗里,“上次不是说这家好吃么?尝尝,据说这里面的内馅换了。”
七七就着素菜粥咬一口虾饺,两眼立马完成月牙儿状,娇俏可爱极了,她点头赞语着,“嗯~好吃!”
柏海的唇角微扬,抽张纸巾起身给她擦尽唇边的食渍。
他眉眼温和,整个人倚窗而坐,正午的暖阳肆意地覆盖在他的一身,似郊外风景般的点点温柔。
他说,“现在头还疼么?”
七七精神状态正好着呢,她吃得开心,“不疼不疼,没事儿没事儿!”
柏海这才稍微放下心来。
午餐后,两人便默契地回到各自办公区域工作。
直到快下班时…
“哎呀!七七!你的脸怎么…这么红啊?你是不是发烧了?”宝妮推了推正补觉的七七,心生异样。
都快下班了,这个点是平常她最兴奋的点了。
怎么会在这时来补眠呢?
“唔…”七七挣扎着起身,一抬头就感到一阵阵麻麻的疼痛感,整张小脸红扑扑的。
“宝妮…水…”
“来…水,七七,你是不是发烧了?原本还好好的啊…”
七七灌下一大口温凉的白开水,原本耷拉着的满身疲倦才清醒了些许。
“带你去找柏海吧?他那应该有备用医药箱…”
“好…”
“哎呀,这几天天气又转凉还高温的,莫南说他同事也都有好几个感冒发烧了…”
“别真睡下去了啊…慢点慢点…”
待七七醒来时,眼前是一片清冷的白色。
太阳穴附近突突地跳,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,左手背上还留下打点滴的痕迹。
哎,这一睡下去,连打点滴的时间都过去了。
口干舌燥的她想喝水,正歪头四处寻觅。
一杯清水和一只放在药片的手向她伸去。
是柏海…
她小心地抬头看向他,果然,是熟悉的微怒的样子。
每次她一生病,柏海都是这样…
面带冰霜,沉默不语。
气压低谷到极致…
她就着他的手喝水、吃药,苍白的唇色、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柏海只好重重低叹,冰山都挡不住她可怜兮兮看向自己的模样。
他俯身帮她整理好薄被,摸摸她的头,诱哄道,“再睡一会儿?”
七七捏紧被角,抿了抿干涩的唇,“还要打针啊?”
“不打了。不过药还得吃。”
“不然…回家吧?”
“不行,万一你半夜又烧起来了怎么办?”柏海一口否定,她不喜欢医院,又怕她不开心,亲了一下她的脸颊,继续哄着,“我晚上不回去了,刚刚带了点备用的衣物,别怕,我在这陪你。”
“哦…”七七点头。
这家是特级病房,柏海执意留下后便让医生转到这里,有个独立的卫生间,房间还算是宽敞,对自己和七七也算是方便。
不知不觉,夜已深。
七七吃完药,便感觉困意直涌,沉重得巴不得立马昏睡过去。
但她还是等着柏海换好衣服。
柏海换好家居服后,便听到他的宝贝正低声唤着他。
“怎么了?哪难受了?”他关切问着。
只见七七摇头,拍拍右手边的床位,轻轻开口,声音有些轻颤,“不然…你上来陪我睡吧…我怕我做噩梦…”
七七对医院的恐惧是来源于柏海的那一次车祸。
她亲眼目睹了满是鲜血的他,起初夜夜梦魇缠身,婚后倒是好多了。
大概是他有力的臂膀紧拥着她吧。
如今回到这一处处都是冰冷的色泽,她还是害怕了。
柏海握上她发凉的手,手心里的温度震得他心下一慌,他知了她,对她说好。
病床还算刚好,刚好到两人的距离。
柏海轻轻揽她入怀,按好她打点滴的左手。
又寂静了些,他没看她是否睡去。
他低哑的嗓音响起,耐人寻味的,在唯有一尺微光闯入的地方里,此刻他的声音是那么地让七七觉得安全感满满。
他开口道,“看到你今天的样子我真难受…
“是我不好,早知道就立马带你来检查了…
“今天你烧到40度了,路宝妮扶你来时我都吓了一大跳…”
他紧了紧他的手臂,看向窗边微扬的月影残缺,轻声许诺—
“不会再有这种情况发生了。”
而他怀里的公主悄悄地落下一滴泪。
七七的眼眶微湿,情绪波澜起伏,这个寂然的深夜里,她又一次感受到了这个男人对自己的珍爱。
嗯。
下次不会了。
她想。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大家好,晨午时的一颗糖。
请笑纳。






评论(12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