脾气很怪 闲人勿扰:)

【原创】你是无意来的风(婚后第五颗糖)

柏海✖️凌凌七 陈默✖️周心妍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时间过得很快,心妍已经处于临盆状态了。
柏海和七七自然去医院探望,说不定刚好能碰上陈默和心妍孩子的出生。
柏海边听着电话里的陈默哀叹伙食不佳,一边牵着七七急匆匆地赶向所在床号。
待他挂了电话,七七立刻询问,“心妍怎么样了?是不是快生了?”
柏海脸色不明,他看着七七,语气里有点儿对不起陈默的意思,“你记得我前几天打给他吗?”
七七点点头,“嗯,你刚打没多久,心妍在医院就开始腹痛,陈默紧张得以为要生了…”
说完,她心下一惊,声音轻颤,揣测道,“该不会…”
柏海无奈,他接下她未说完的话,“刚才没打多久,陈默就炸起来,说心妍羊水破了…”
“我想…陈默估计要恨死我了…”柏海摇头叹息道,想想都能体会到陈默现在心里对他是有多大的意见。
七七一笑,用手指着柏海拎着的营养餐,安慰他,“放轻松~一定会母子平安的!”
柏海低头扬起嘴角,没说什么,继续牵着七七加快脚步。
等他们到达时,便看见陈、周家亲属在焦急等待,可唯独不见陈默的身影。
七七与柏海相视一看,眼里均是满满的担忧。
柏海和七七问候了两方的家人,而一旁的陈父却拉住了柏海,他低声开口,语气担心,“那臭小子在右手边走廊的拐角,小海啊,你去看看他吧,这小子估计是紧张了。”
柏海秒懂,他笑了笑,对陈父点点头,“好,您别担心,我去看看他。”
随后看向七七,她俏皮地冲他眨眨眼,表示理解。
他理了理风衣,转身走向拐角处。
拐角处立了一人,单薄的灰色毛衣,在这阴凉的天气里,竟连外套都没披上。
平时吊儿郎当的一个人,现在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他走向前,想舒缓这紧凝的气氛,故作自在地开口,“想什么呢?”
陈默不语。
柏海也是个耐性子,看得出他现在心情起伏大,便默默站在一旁陪他看窗外的天空。
“心妍说,她以前被你打击的时候就喜欢看天空,有时还会哭,每当这时候,我都会在她身边。”
柏海哭笑不得,等了好久就等到他这酸溜溜的话,“你在说什么?在今天这么重要的时刻给我讲这些?”
“你知道吗?今天是我和心妍在一起的那天。”
明明是句不分前后的话,柏海却听懂了。
他拍拍陈默的肩,“孩子是有灵性的。”
陈默微眯起眼,喉间暗哑,“我刚刚在想我和心妍这一路,其实是不容易的。柏海,我爱的她与我有了下一代,现在的心情既复杂又欣喜,而我的脑子里是一片空白…”
他自嘲地笑笑,“你看,我连要说什么都不会说了。”
柏海静静听着,不知垂眸思绪了什么。
这乐呵呵的兄弟也开始蜕变成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了,言语间流露出的情绪也是成熟稳重的。
“不,陈默,你会是个好父亲的。”柏海笃定道,“当然,也是个好丈夫。”
“我现在的心情等凌凌七怀孕了你就懂了。”
“借你吉言。”
说完,两人相视一笑。
陈默很快恢复到平日贱兮兮的模样,他打趣着柏海,“你和凌凌七要抓紧啊!老当益壮知道不!”
柏海一个白眼翻去,还没开口,手机一响。
两人很快意识到了什么,陈默转身跑去。
柏海接起,是七七近乎失控的声音——
“快让陈默来!心妍开始分娩了!”
“他已经到了。”
“啊那就好…你在哪呢?”
“我也到了。”
孩子很乖巧,没过三个小时就顺利降临。
陈默亲了亲累昏的心妍,情绪激动,眼角泛红。
他小心地托着小公主,僵直身体,动都不敢动,最后还是让护士抱去检查身体。
他发丝凌乱,站在保温房的窗前愣愣地看他的女儿。
仿佛一夜间这个带点少年朝气的男人一瞬间巍然屹立,他注视着,目光是那么的柔和。
柏海递给他一杯水,示意他接过。
“想好了吗?小公主的名字。”
他一饮而尽,转眼看向那正咿咿呀呀的女儿,缓缓一笑,“叫陈绮然。”
“淮南子的所谓无不治者,因物之相然也?”柏海赞赏,“好名字,不枉费你花了那么多时间查字典。”
“那如果这是男孩呢?”七七忍不住发问。
“多简单?还是陈祺然~”
七七和柏海无语凝噎,双双摊手,行吧,孩子是你家的,你最大。
“其实是我想那么多的名字里,心妍最喜欢这个,所以不管是女孩还是男孩,都决定用这个了。”
柏海紧搂七七入怀,看着怀中人正一脸兴奋地和陈默探讨,心下几分了然。
某人备孕这件事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定下了…
柏海是不会告诉七七的,他想要三个孩子~
拭目以待吧^ - ^
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 -
上学前最后一更…
下周再见啦~
应大家要求,求婚和怀孕七要来了!!
撒花撒花!
谢谢观看…

评论(6)

热度(33)